看,“天鹅”从中国飞来

图片 2

图片 1

图片 2

中国芭蕾—道不尽的俄罗斯情缘
中国人喜爱看芭蕾,尤其对俄罗斯莫斯科大剧院的芭蕾舞表演情有独钟。今年4月至6月享有盛誉的莫斯科大剧院芭蕾舞团在中国各地的巡演让中国人对“俄罗斯大芭蕾”的喜爱之情得到极大满足。
其实,中国人对“俄罗斯大芭蕾”的普遍热爱开始于1954年,即莫斯科大剧院在新中国成立五周年之际进行的首次访华演出。也正是从那一年开始,中国在苏联芭蕾大师的帮助下开始了属于自己的芭蕾之路。
“莫斯科北京周”期间,记者来到中国著名芭蕾舞剧创作家肖苏华家中向他探寻中国芭蕾与“俄罗斯大芭蕾”之间的历史渊源。
现年70岁的肖苏华在北京舞蹈学院任教。清瘦而谦和的他,有着一种舞者特有的优雅。因从小在苏联长大并学习芭蕾,肖苏华被称为中国芭蕾老前辈中与“俄罗斯大芭蕾”靠得最近的人之一。
●中国飞来了“白天鹅”
“新中国芭蕾艺术的产生和发展是与莫斯科大剧院的提携和帮助分不开的,”回忆起往事,肖苏华一脸沉醉而幸福的样子。
1954年,新中国成立五周年之际,莫斯科大剧院首次访华演出是中国老百姓对“俄罗斯大芭蕾”的首次接触。当时上演的世界经典芭蕾剧目《天鹅湖》在中国老百姓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那次演出后不久,中国很快成立了一个芭蕾培训班,学员们在苏联专家的指导下用半年的时间完成了苏联舞蹈学院1至6年的课程。
“这真是一个奇迹!中国从此有了自己第一批芭蕾舞演员,并以此为基础在1954年底创办了第一个芭蕾舞专业学校━━北京舞蹈学院,许多苏联芭蕾大师还亲自来华执教,”肖苏华自豪地说。
正是这一年,20多岁的肖苏华回国进入了北京舞蹈学院学习。“虽然不懂汉语给我的生活带来了诸多不便,但是流利的俄语却使我有了更多与苏联专家交流的机会。”在所有苏联老师中,给肖苏华印象最深的是古谢夫。他是苏联芭蕾女皇乌兰诺娃的舞伴。正是在他的指导下,1958年北京舞蹈学院首次成功上演了芭蕾舞剧《天鹅湖》,中国从此有了自己的“白天鹅”。肖苏华说,古谢夫治学非常严谨,他常常说:“哪怕是搞一天事业,也要全身心的投入、十二万分认真对待它”。大师对待芭蕾艺术的执著精神影响了当时学校的每一位学员。成为像他一样的世界著名芭蕾舞大师成了当时所有人的梦想,练习时大家也格外刻苦。
●从《天鹅湖》到《红色娘子军》
肖苏华至今还记得,中国著名芭蕾舞演员白淑湘,当时为了演好《天鹅湖》中黑天鹅那高难度的“32圈”,练功时用椅子把自己围起来,多少次摔倒了爬起来再练,腿不知被椅子碰伤多少处。有一次练习中她竟然一口气转70多圈。每次练完,鞋里都沾满了血。
在肖苏华心中最完美的“天鹅女神”是苏联芭蕾女皇乌兰诺娃。说起自己的偶像,如今早已是成绩斐然的芭蕾学者的肖苏华顿时激动得像个孩子。
“我真的太崇拜她了。当时我还在苏联时就几乎每天去大剧院看她排练。她演绎的《天鹅湖》是不可以想象的纯洁、朴实、动人、凄美……,很多次看她的表演我都会热泪盈眶。”肖苏华舞动着双手,原本一直低沉的语调一下子变得高昂起来。
肖苏华说,从《天鹅湖》后,中国把包括俄罗斯在内的西方国家的经典芭蕾剧目几乎跳了个遍。随后,在沿用苏联戏剧芭蕾以文学为本的创作方法的基础上,中国芭蕾开始了传统舞剧的实践。
其中,影响最大的就是《红色娘子军》,它成了芭蕾“中国化”的起点。
因《红色娘子军》的成功,中国芭蕾从此被习惯性地称为“红天鹅”。此后,中国传统芭蕾舞剧有了很大发展,出现了《林黛玉》、《梁山伯与祝英台》、《雷雨》、《伤逝》等一批优秀剧目。
●希望建立“中国学派”
肖苏华说,今天的中国芭蕾在表演和教学方面受“俄罗斯学派”影响很大。但是,中国的芭蕾舞融入了越来越多的民族舞蹈元素。中国芭蕾舞演员不断地在国际比赛上获奖,提升了中国芭蕾的国际影响力。
今天,中国的芭蕾舞剧团多次在俄罗斯的不同剧院登台演出,“红天鹅”具有中国特色的精湛表演,赢得了俄罗斯观众的赞誉。同时,中国的芭蕾舞剧团通过在芭蕾艺术流派发祥地丹麦、意大利、法国等国家的演出而赢得了国际声誉。
但是,肖苏华仍然对中国的芭蕾至今仍未形成自己的学派而感到遗憾。他说,一个国家的芭蕾要想成为学派,一个重要的条件是拥有一批能够得到国际认可的剧目。“为此,必需改变中国芭蕾‘一流的演员,三流的编导’的现状。”
“我们一直在为改变这种状况而努力。”肖苏华说,他目前正在编排一部创作理念与艺术手法上完全与国际接轨的现代舞剧《梦红楼》。“希望它能成为一部得到国际认可的中国现代舞剧,希望芭蕾的‘中国学派’早日建立。”

1954年,这是新中国成立后的第6个年头。人们后来能够记得的,是一些关乎国运民生的大事,比如:在这一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颁布了;在这一年,中国首架飞机制造成功了。然而,在另外一个属于艺术的日历里,这一年之于新中国,则意味着一个绚丽舞台的开启。

原标题:看,“天鹅”从中国飞来

一位名叫奥丽加·亚历山大洛夫娜·伊莲娜的俄罗斯芭蕾舞蹈家率先来到中国。史料里已找不到她的身影,然而这个名字不该被忘记。她带领着那个当时几乎是前苏联最精锐的芭蕾舞专家团来到北京之后,在东城区香饵胡同一个四合院里,拉开了中国芭蕾舞蹈教育的序幕。

北京舞蹈学院在圣彼得堡演出《天鹅湖》

在香饵胡同四合院那群轻盈的身影中,就有后来主演了《天鹅湖》和《红色娘子军》的中国芭蕾舞蹈艺术家白淑湘,那一年,她17岁。

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特意与参加圣彼得堡国际文化论坛的北京舞蹈学院校长郭磊交流并合影

1957年,被称为中国芭蕾舞之父的彼得·古雪夫来到北京。在前苏联,他是列宁格勒的芭蕾大师,作为吸收了整个欧洲芭蕾菁华的大师,他的到来,使得中国芭蕾舞的舞台变得更加国际化。有一天,周恩来总理在看过演出后,问古雪夫:“我们中国人能不能排《天鹅湖》?”古雪夫未加思索地答:“能!”

谢幕,一次,再一次……长达10分钟的谢幕,圣彼得堡的观众沸腾了。100多年来,俄罗斯芭蕾凭借《天鹅湖》享誉世界。今天,《天鹅湖》故乡的舞台上迎来的是一群中国面孔的“天鹅”,跳了一个全俄都看不到的“古董级”版本。他们是谁?来自哪里?怎么做到的?

图:苏联芭蕾舞团在首钢演出

这里有一段历史佳话:1953年,前苏联芭蕾明星乌兰诺娃与古雪夫跳着《天鹅湖》首次来到中国;1957年,古雪夫带领一批芭蕾老师走进北京舞蹈学校教授基本功,帮助建立起中国的芭蕾学科。1958年10月,新中国的芭蕾舞者第一次在舞台上完整表演《天鹅湖》;2019年11月13日至22日,北舞校长郭磊率芭蕾舞系师生近百人赴俄罗斯参加第八届圣彼得堡国际文化论坛,在艾夫曼儿童舞蹈剧场开幕之际演出《天鹅湖》全剧。其间,60年光阴飞逝。

图:苏联专家古雪夫指导白淑湘

今年是中俄建交70周年,“天鹅”从中国飞到俄罗斯,带着感恩和问候,带着文化交流交往的诚意和自信。中国舞蹈人希望通过芭蕾这一无国界的艺术语言,展示中华文化的魅力,传递中国倡导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

于是说干就干。白淑湘被选中参演。

古雪夫版《天鹅湖》让艾夫曼热泪盈眶

那时候,正赶上“除四害”和“打扫卫生”活动。有天早上,古雪夫看到白淑湘正在窗台上擦玻璃,马上就急了,找到学校领导问:“你们要培养的是擦玻璃的白淑湘,还是演白天鹅的白淑湘?”这句质问正代表了大师的风范。对苏联艺术家来说,艺术高于一切,包括政治。

由俄罗斯联邦政府、俄罗斯联邦文化部和圣彼得堡市政府主办的此次圣彼得堡国际文化论坛,中国担任主宾国。受文化和旅游部委派,北舞携《天鹅湖》参加活动。

在古雪夫的精心指导下,最富盛名且对中国芭蕾艺术影响至深的古典芭蕾舞剧《天鹅湖》成功上演,堪称新中国芭蕾舞艺术的一次起飞。1959年,中国第一个芭蕾舞团——北京舞蹈学校附属实验芭蕾舞团诞生了,它是中央芭蕾舞团的前身。

北舞演出的《天鹅湖》版本备受俄罗斯芭蕾大师、艾夫曼芭蕾舞团团长鲍里斯·艾夫曼的推崇。2014年,北舞建校60周年之时复排古雪夫版《天鹅湖》全剧。看过演出后,艾夫曼热泪盈眶,他对北舞芭蕾舞系主任邹之瑞说:“这个版本的《天鹅湖》是我的老师古雪夫编排的,在俄罗斯已经失传,没想到在北京看到了。”他当即邀请芭蕾舞系师生在他的芭蕾剧场竣工后进行首场公演。

上世纪60年代初,结合中国民族特色、以古典芭蕾的戏剧结构和技术套以中国革命历史题材而形成的《红色娘子军》在舞台上诞生了,这是芭蕾史上“第一次出现了拿着刀枪的足尖舞”,这也是一次中俄合璧的芭蕾艺术的胜利,从此,中国芭蕾在国际舞台上兼具了中外艺术交流与传播中国文化的功能。

圣彼得堡是俄罗斯芭蕾的发源地,集聚着数十家知名芭蕾舞团。北舞芭蕾舞系演出的消息很快在当地传开,开演前就吸引了很多知名舞者和艺术总监来看装景、联排。巧合的是,演出当晚,古典芭蕾领域的一流芭蕾舞团——马林斯基剧院芭蕾舞团也在圣彼得堡马林斯基剧院演出《天鹅湖》,与其同天、同城演出,压力可想而知。

毛主席接见《红色娘子军》剧组

演出取得了巨大成功。艾夫曼激动难耐:“超出预期的好!你们把中国文化独特的美表达了出来,营造出如泣如诉的感觉。”邹之瑞认为,获得这样的肯定,主要原因有二,一是版本的珍贵;二是中国芭蕾舞者表演细腻、独具东方韵味,令人耳目一新。

1998年,21岁的谭元元成为旧金山芭蕾舞团历史上最年轻的首席演员,15岁的谭元元参加了法国国际芭蕾舞蹈比赛,得到了俄罗斯芭蕾舞大师乌兰诺娃的赞赏,给了她一个满分。“要用心跳舞,我看到了你的将来”,乌兰诺娃的话一直是谭元元的座右铭。谭元元说,“俄罗斯马林斯基芭蕾舞团的前首席乌兰诺娃是我的精神偶像,在我学习芭蕾的过程中受到了她很多的影响和鼓励。”

“这得益于中国芭蕾教学长期以来的规范性、统一性;此外,中国芭蕾起步时接受的是俄罗斯学派的教学方式,但随着学院办学理念不断开放,有能力邀请各国顶尖舞者和编导来校交流、授课,中国芭蕾的发展也融入了诸多芭蕾强国的优势。”郭磊分析。

6分钟短视频了解中国芭蕾历史

整桌人都在谈论来自中国的作品

《国家相册》为生活起舞

20多年前,北舞芭蕾舞系教师孙杰还是中央芭蕾舞团男首席,他在台上演了几百遍王子,邹之瑞则在剧中饰演黑、白天鹅。“这个版本中芭20多年没演了,但大幕什么时候开、侧幕从哪出、队形怎么调度仍然刻在心里。现在的学生身体条件和技巧都很好,缺乏的是舞台经验,要帮助他们揣摩人物内心,演出角色特点。”孙杰说。芭蕾舞系教师彭阁也表示,此次以演员和教师双重身份参演,感到很过瘾,也为教学积累了更多经验。

到达俄罗斯后,师生们与当地芭蕾舞学员进行了深入交流。“我们教他们跳藏族舞,谈论各自的学习情况,还品尝当地美食。”学生李一蕾说,“是芭蕾将我们连接在了一起。”

此次,北舞当代芭蕾剧目《匆匆》也和来自俄罗斯、德国的舞蹈学校一同参加了艾夫曼新剧场的落成典礼,展示中国芭蕾教育的传承创新实践。《匆匆》演出结束后的聚会上,有人对邹之瑞说:“你们太棒了,我们整桌人都在谈论这个来自中国的作品。”据了解,《匆匆》是英国芭蕾编舞大师为北舞创作的作品,出自芭蕾舞系芭蕾创意工作坊。该工作坊每年邀请国际顶尖芭蕾编导到北舞排演剧目,这些著名的编导被多彩多姿的中国舞蹈吸引,编排出蕴含鲜明中国舞蹈元素的作品。多年来的国际艺术合作,也让芭蕾舞系师生认识到:芭蕾是大家共同的艺术,不仅要传播各自的特色,还要为艺术的发展贡献智慧。

形成中国芭蕾的当代气象

此次圣彼得堡国际文化论坛上,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召开文化艺术活动会议。郭磊作为中国舞蹈领域唯一代表发言,介绍了中国舞蹈事业发展和中俄舞蹈交流情况。

1958年,中国芭蕾舞台诞生了第一位“白天鹅”白淑湘。今天,中国的芭蕾表演团体不仅能演出享誉国际的经典名作,也排演了《红色娘子军》《白毛女》等优秀原创作品。作为新中国建立的第一所专业舞蹈院校,北舞多年来培养出一批古典舞和现当代舞编导及舞者,开设了独具中国特色的民族民间舞系,在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同时,也在与世界的互融互通中,不断发挥舞蹈艺术对世界文明发展和人类美好生活创建的作用。

郭磊说,论坛上,他深切感受到各国艺术家对中国文化艺术的尊重,了解到他们与北舞合作、共同培养人才、开展交流演出的愿望,也发现中国舞蹈教育有很多先进经验值得总结。在人才储备上,很多中国孩子从小就接受艺术熏陶;北舞附属中等舞蹈学校与北舞的本科和研究生教育一脉相承,保证了人才的高质量和延续性,再加上优秀作品的累积和学科理论的完善,构建中国芭蕾学派的条件愈加成熟。

“舞蹈艺术一定要对人、对社会产生深刻影响。在广泛吸收世界文化艺术精髓的同时,我们也在思考如何建立和完善舞蹈大学现代教育制度体系,将中国传统艺术和当代艺术深入结合,创排出更多具有中国元素、表现中国精神风貌的作品。”郭磊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