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舞机构想在当今的社会站稳!必须要会……

图片 5

图片 1

大众舞蹈已不是中年妇女的专利,越来越多的年轻白领、大学生开始接触和学习以爵士舞(jazz),hiphop为代表的大街舞范畴下的舞蹈种类,并且在风格上将这些街舞舞种进行细分,jazz分sexy风格和力量型风格,hiphop又有最近流行的swag风格,而最受欢迎的风格之一,是综合各种街舞元素的urban
dance。

ID酷街舞成立于2010年,经过近十年的磨砺与沉淀,已经成为国内街舞培训行业的品牌标杆。目前,ID酷在全国拥有5大中心校区,25家分校,学员规模超过8000人,是中国舞蹈家协会街舞委员会在浙江的唯一常务理事单位。

街 舞 机 构,现 代 化 的 标 志

仅仅会跳街舞,也不是一个真正dancer的唯一标识,在他们身上,更容易看到的,还有鸭舌帽,有夸张图案或者大号的衣服,破洞牛仔,抢眼的耳饰,永不懈怠的美妆,undercut发型,和纹身。而这些标识,在韩国和中国的当红小生中,也体现的淋漓尽致。在这些年轻人和年轻偶像身上,强烈的映射着嘻哈文化对亚洲年轻人的影响,和这个产业下的巨大商机。

从杭州711艺术园区的一家小门店,发展为布局全国的连锁艺术教育集团,ID酷的成功有偶然原因,更有必然原因。回顾10年发展史,创始人芦永斌认为,ID酷街舞之所以能在众多街舞培训机构中脱颖而出,一是因为有清晰的定位和价值观,二是标准化的课程体系和系统化的运营管理模式。

街舞机构的现状

图片 2

“虽然艺术是个性化的,但艺术的教育却是讲究方法和路径的”,芦永斌表示,与其他“俱乐部”式的培训机构不同,ID酷一开始就定位于做一家规范化教学和管理的街舞教育机构。

随着街舞的普遍、街舞的市场也慢慢在中国拔地而起!街舞可谓是每个地区前线的标志!代表着该地区现代化的标志!

在中国运动健身的热潮和嘻哈文化兴起的双重影响下,越来越多年轻人,寻求更时尚、不枯燥、更有功利性价值的运动方式。学习街舞,便成了他们体现健康、时尚、彰显魅力的生活状态之一。

图片 3ID酷街舞创始人芦永斌

街舞机构的雨后春笋、让街舞市场也进入了竞争激烈!“来我们这学、我们机构价格便宜、我们机构靠有名气的老师、我们机构环境好……
然而、常言道:打江山容易 守江山难、开街舞机构容易、运营好却是一件难事。

琅琅,定位于街舞短视频内容交易平台的移动app,CEO杨蕾,深信这个行业的发展潜力,便撸起袖子,带领团队从线上走到线下,自己干起了连锁舞蹈培训机构,品牌为UP
Dance Studio,UP取自Unique
People的首写字母,代表年轻一代追求自我价值体现、张扬个性、注重个人魅力的时代特点。

街舞培训是一种艺术教育,不只是技能训练

想要在街舞市场中竞争有优势、想要让机构的运营管理更有新的模式、新的方法、想要突破机构的瓶颈、想要突破品牌的提升!这一课、您不能错过!

图片 4

时间回到2010年,ID酷成立之初,国内街舞培训正于起步阶段:市场上并没知名的的街舞培训品牌,也没有专业的街舞老师培训体系。很多爱好者自行开办授课,教学意识薄弱,随意性很大,教学质量难以保证。

街舞机构 品牌的管理与运营

UP Dance
Studio,定位于成人零基础街舞培训连锁品牌,自2016年11月起,在广州先后开设了5家社区分店,全部在开业后的第二个月实现正向流水。这也进一步印证了,零基础街舞学习在年轻人市场的崛起。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ID酷打破行业桎梏,在街舞培训领域率先采用了全职老师的教学管理模式。“那个时候的街舞老师都是兼职,老师因为心情不好或者和自己其他事情有冲突就可能随意请假,学生的教学体验非常不佳。”芦永斌告诉记者,全职意味着对老师的高标准要求及规范化管理,也意味着教学秩序和质量有了保证,这是ID酷打开生源、积累行业口碑的核心原因之一。

网 络 微 信 课 堂

图片 5

虽然推行全职老师制度就必须面对成本更高、管理更难的问题——由于制定了各种规则和约束,在全职化的前半年,ID酷有一半的老师选择了离开。但芦永斌相信,“虽然有些老师流失了,但是整体的教育质量和氛围在提升。因为那些留下来和陆续进入的人,希望和ID酷一起去推动街舞文化和街舞影响力,而不是仅仅做一个街舞爱好者”。

交流您街舞机构的瓶颈

在大力发展零基础培训网络的同时,UP Dance
Studio与广州本地一线舞团战略合作联合推出了定位于专业舞者和师资培训的明星店,可容纳6、70人同时学习和活动,当然也可以请国内外舞蹈名师来开大师课!这样,UP
Dance
Studio就在广州构建了街舞培训从基础到专业,从兴趣培养到师资培训的闭环,保证了师资力量的优质和稳定,又为优秀的舞蹈老师提供了良好的工作和进修机会。同时,线上通过琅琅舞蹈app,琅琅舞室云管理系统作为技术支撑,形成线上线下的整体战略布局,为进一步推动嘻哈文化和街舞文化,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芦永斌认为,做儿童青少年的舞蹈培训,首先是让学生产生浓厚的兴趣,因为只有兴趣,才可能让他们愿意坚持下去,才可以通过规范的教学体系、课程和名师去推动学员的快速成长。

学习突破运营的新模式

琅琅CEO杨蕾表示,还会加速零基础街舞培训网络的建立,保守预计,2017年将在广州成立20家以上的培训中心,而培训业务,也会从零基础成人街舞培训,扩展到少儿街舞,和职业类譬如教练班、师训班、网红班、演艺班等。但杨蕾也表示,暂时不会考虑加入瑜伽、操课等内容,一是与健身房业务的区隔,二是认为操课的用户持续性会存在更大挑战,而街舞因为有成品舞学习和更多音乐的因素存在,成就感和趣味性都更强。也暂时不会考虑加入中国舞、钢管舞等内容,是因为,第一要做深做细大街舞范畴的舞种和风格,满足街舞爱好者的学习和成长需求;第二是围绕嘻哈文化下,可以延伸更多相同属性和特质的业务。

“街舞培训不只是技能训练,更是一种艺术教育。教育的核心是学生接受到正确的价值观,能学到具体内容,这和互联网产品思维中’用户第一’的道理差不多,也是ID酷一定要推动街舞规范教育的原因”,芦永斌称。截至目前,ID酷街舞培训拥有100余名中国舞协教师资格证的舞蹈全职老师,以及流行声乐和影视表演专业老师,并且部分受聘为省内高等艺术类院校客座教授、全国各大卫视及各档栏目舞台编导。

这一课终于来啦

目前,琅琅自主研发了一套与琅琅app整合的舞室云管理系统,基于这个系统,可以更高效的管理连锁舞室和进行老师和学生的运营。譬如,可以根据每个舞室舞种/风格、老师、难度级别、时间段的消课数据,进行课程和老师的调整,保证每个店面优化到消课数据最理想的状态;对于学员,可以自由跨店学习,不用拘泥于一家店的课程和老师。

从杭州到全国,ID酷的产品化思维扩张之路

只为街舞机构的运营与管理而准备

UP Dance
Studio基于标准化的管理和互联网运营管理工具,会继续扩张零基础街舞培训网络,从而实现在渠道、品牌、内容、师资、价格上的绝对竞争优势,同时,可以接纳更多需要突破地理位置限制的业务,从而实现更多的异业合作。

2016年前,ID酷一直保持每年开两家分校区的的扩张速度。芦永斌称这个时期为小步慢跑的“潜伏期”,坚持深耕浙江市场,主要的目标和任务是修炼内功、打磨课程产品、建立行业口碑。

这一课终于来啦

对于提升舞室坪效方面,杨蕾会有序的增加基于大街舞范畴的培训业务种类,和线上培训内容的生产与制作,让白天的时间更多的被利用。目前琅琅已经跟部分老师和渠道达成合作,会推线上舞蹈培训课程,让更多二三线城市和大学生收益。

近年来,由于二胎政策红利逐渐爆发,支持艺术教育、素质教育的政策相继出台,再加上教育消费升级观念逐渐渗透到了80、90后父母的心里,街舞培训市场越来越成熟,ID酷也开启了大步向前的快速“发展期“,除了分校区数逐年递增外,2018年ID酷正式迈出浙江,开始了跨区域、全国范围内的扩张复制阶段。

让机构的运营找到新的突破

对于未来,杨蕾表示,要基于大街舞范畴做深做专业,然后向嘻哈文化的方向延伸,重视文娱与体育方向的发展,譬如直播活动与赛事,演艺与内容IP等。

随着业务的扩张,分校区数量越来越多,如何高效地统筹管理跨片区、跨部门的教学教务,成了ID酷亟待解决的新问题。对此,ID酷舞董事长芦永斌提出五个标准化来应对,即课程教材标准化、店面流程标准化、市场活动标准化、教学管理标准化(师资培训标准化、考核等级化划分、教学数据评测、建立学员档案)、工作流程标准化。

对于如何保证这些标准落地?芦永斌表示,从成立伊始,ID酷就采用了信息化管理系统,尤其是近年来使用校宝学校管理系统之后,所有运营情况都能以数据形式进行实时记录和分析。“有了数据,我们才能真正做到量化地去评价每一个环节”,创办ID酷之前,芦永斌从事的是IT行业,因此相比其他机构校长,他更相信“数据不骗人”。

“我们现在有25家分校区,我不可能每天去每一家校区检查运营情况。第一时间不够,第二即使我去了看到的很多也可能是假象”,芦永斌表示。而通过信息化系统,他可以实时查看各个校区每天的招生、教学、教务、财务等运营数据,有什么异常情况也能第一时间做出应对,这比亲自去校区看到的更及时、更真实。

“比如老师的考核,原来只能看到老师上了什么类型的课,上了多少课。通过校宝学校管理系统,数据就更细化了,到课率、续费率况、学生评价等,这些才是真正支撑老师业务能力的元素。”芦永斌告诉记者,在ID酷,每个老师的每一项指标都与系统数据相对应,“我们是要评价一个优秀的老师而不是一个优秀Dancer,只有这样才能让更多的优秀dancer成为优秀的街舞老师,让更多的学生真的收获到他想要的东西。”

“其实和互联网公司道理一样,要想实现可复制的规模化扩张,就必须具备标准化、系统化、数据化的产品思维模式。用做产品的思维做街舞培训,因为对ID酷来说,我们希望不是在杭州,也不是在浙江,而是在全国以及国际范围内去推动街舞教育的积极正向发展”,芦永斌如是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