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典舞可刚毅可柔情,刚柔相济

图片 1

图片 1

作者:青藤

中国古典舞,相对于西方舞蹈来说不管是表演方式还是动作表达还是有些偏于阴柔,但就中国古典舞本体而言是存在着阳刚以及阴柔之分,同时中国古典舞十分强调刚柔相济的精神及表现实质。中国古典舞是以阴柔美占主导地位的,是一种柔中带刚的舞蹈。从舞蹈表现形态看中国的古典舞节奏鲜明,动静结合,技艺交融,刚柔并济,曲折变化。
中国古典舞的刚柔相济的特点,反映在其舞蹈中既有阳刚之美,也有阴柔之美。前者在舞蹈基本动作上,外展性动作占主导地位,足部动作较多,属于动的舞蹈,暗示力量之强大,总体上表现出雄健、刚毅、顽强、彪悍、遒劲、挺拔、英武、威猛、激烈、舒展、开放等审美意象;而后者在舞蹈基本动作上,脚下动作较少,是属于静的舞蹈,动作主要在手的部位,动作所暗示的力量较小,动作属于收缩性,以从四周向这个中心集聚的力,反映内聚性特征,表现的是幽静、典雅、含蓄、清秀、娴静、朦胧等审美意象。舞者以节奏明快的身体语言,时而刚健有力,宛如惊龙出水,时而飘逸秀美,仿佛白云掠过。刚健与柔和的动作与音律节奏相谐调,飞动之神韵弥漫于舞台之上,中国书法活泼的内在精神跃然而出。舞台便如宣纸,舞动的节律便如灵动的字迹,字字飞动,圆转之妙,宛若有神,刚柔相济,幻化出飞动的神韵,这是书法的精神,更是古典舞蹈的精神。中国古典舞中刚柔相济之风姿,是中国舞蹈气韵之美的外化形式,反映了其阴柔与刚健协调一致的内在精神气质,成为典型性的舞蹈审美意象。

扇起襟飞吟古今,虚实共济舞丹青。气宇冲天柔为济,怜得笔墨叹无赢。丹青传韵韵无形,韵点丹青形在心。提沉冲靠磐石移,却是虚谷传清音。这首诗精辟概括、准确描述了《扇舞丹青》这一舞蹈作品。

《扇舞丹青》借用一把延长手臂表现力的折扇,演绎了中华民族书法艺术的神韵之美,动态地展现了纸上的舞蹈,可谓文治舞功。作品通过表演者似飞腾狂草、像描画丹青般的一招一式的精彩表演,在整个的舞台空间,塑造出一种古雅、端庄,充满中国传统舞蹈文化体态形象,将古典舞与中国书法文化、扇文化、剑文化融为一体,把舞、乐、书、画熔于一炉。

在情景交融、人与自然浑然一体中达到含蓄蕴藉、言有尽而意无穷的艺术境界,营造了一个恬静、雅致、高远的意境。它既具有限无限的超越美,又有不设不施的自然美,这不但是舞蹈艺术所崇尚的,而且是中国人一直所追求的高级审美境界,由此舞蹈《扇舞丹青》无愧为雅俗共赏、赏心悦目,令观众目不转睛的墨舞精品。
《扇舞丹青》是一个极富舞蹈本体特征的作品,它的一大特点是重其韵律,不随意乱用技巧,不张扬,不浮躁;未设置任何情节,没有戏剧的冲突,无需更多外在手段的帮助,仅靠舞者的身体和那把扇子,通过舞者身体那快慢相宜、刚柔相济、抑扬顿挫、错落有致的运动,将扇子与肢体动作的幅度、力度、速度、重力和空间相结合,将一个看似平常的舞蹈,做到了与书法与绘画笔韵之美比肩。

与以往女子古典舞相区别的是,它的语言打破了阴柔为主的风格,增加了刚性质感的表现。作品所营造出洒脱、飘逸、灵动、稳重和突变等不同的效应,时而高山坠石、千里阵云、忽而春蚕吐丝、绵里藏针的舞蹈形象、形式之美,令人如梦如幻、如痴如醉。编导创造了自己的空间,也创造了自己的时间,两者有机结合所构成的底板则是舞者身体自由描画的。

这种典型中国式的身体运动与魏格曼提出的时、空、力舞蹈三要素不期而遇。而舞者那收与放、张与弛、急与缓、强与弱等动势所展示的重力、时间、空间、流畅度,又与魏格曼之师拉班创造的人体力效表现有着本质的联系。

由此可见,艺术确实是相通的,好的艺术作品都遵循着科学的原理方法,艺术家追求的最高境界都是心灵与自然在沟通中的顿悟,各种自然情景均溶人人的主观感受,倾人人性。

在艺术心境与宇宙意象的互衬相映中返璞归真。《扇舞丹青》作为当代中国古典舞的代表作,它闪、转、腾、挪的动势、其回与流的形态,以及瞬间止息如红日欲出、满弓蓄势的感觉等,无不体现出了中国舞独有的舞蹈韵味和独特的精神气质,当之无愧成为中国舞蹈艺术的佳作,让人们在意醉神迷、出神入化中品味中国舞蹈向前发展的无穷神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