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如何看待《舞林大会》《舞林争霸》《舞出我人生》等电视舞蹈选秀? – Powered by ChinaDance.CN/

图片 1

图片 1

中国青年报客户端讯1月9日,由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发展研究中心和湖南广播电视台联合主办的《舞蹈风暴》研讨会于北京召开,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宣传司司长高长力,湖南广播影视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湖南电广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陈刚,《舞蹈风暴》制片人洪啸,《舞蹈风暴》见证官沈培艺等出席。研讨会上,专家学者多角度分析了节目获得成功的原因以及其对于影视和舞蹈行业的借鉴意义,并对第二季节目的创新创优之路提出建议。

舞剧《水月洛神》因为唐诗逸的加盟而吸引了更多观众。 资料图片

在这个快速消费娱乐文化的时代,大家削尖了脑袋挤进一场演唱会,哪怕只能看见偶像模糊轮廓,都不惜从黄牛手中花高价买一张电影首映式的门票,甭管看出什么门道没有,先来朋友圈晒一晒,生怕落于人后。
如果你已经厌倦自己的一颗真心淹没在大多数人的呼喝中,不妨去欣赏一部舞剧。舞蹈跟娱乐是不一样的,娱乐需要明星去保持热度,舞蹈却是一颗恒星,它会在艺术的维度下永存,远远地用温暖的光始终牵引着你的方向。朱洁静说到这里眼神变得急迫,她想告诉更多的人,走进剧场亲身感受一台舞剧的艺术氛围,也只有走进剧场陪着舞者历经悲喜进入角色,才能理解她为什么会如此深爱这门艺术。相比现场,电视就显得先天不足。电视呈现的东西是别人想让你看的,而剧场是第一时间从自己出发想去抓住的东西。电视画面正聚焦在一双手上,但也许观众想看的是脚呢?

《舞蹈风暴》见证官沈培艺

除了选手的舞功,杨丽萍等导师的点评也是舞蹈选秀的一大看点。

湖南卫视青年舞者竞技秀《舞蹈风暴》自开播以来,获得了行业与大众的高度关注,随着舞风至美至柔的胡沈员拿下年度总冠军,《舞蹈风暴》第一季暂时落下帷幕。十二期节目收视全满贯、豆瓣拿下9.1高评分,舞蹈之美、艺术之美、人文之美在节目中得以具象呈现。

资料图片

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宣传司司长高长力指出,中国现在到了一个可以仰望星空的时代,《舞蹈风暴》的出现恰逢其时,节目真正地抓住了舞蹈的核,同时也在电视化上做出了极大的创新。湖南卫视总监、党委副书记丁诚也认为,《舞蹈风暴》秉承“以守正促创新,以创新强守正”的理念,让舞蹈艺术走向更为广阔的大众,许多观众因为这档节目重新认识了舞蹈,认识了那些坚守初心的优秀舞者。

刘璇和韩艺博日前摘得央视《舞出我人生》首季总冠军。 资料图片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院长、教授俞虹表示,“湖南卫视以青春综艺为主体,到今天,平台又开拓出了专业性,把看似比较圈层的文化,变成了大众化和引领性的代表,湖南卫视在走的这条路,让人们看到了它的敢为人先,做到的不仅仅是呈现,也是引导,更是引领。”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常务副院长、教授陈昌凤认为,在《舞蹈风暴》中,观众能够感受到艺术蕴含的人文力量,这种人文力量蕴涵着思想情感,还有人的修养修为。节目把舞蹈做成了一种美好的叙事,综艺形态由此有了创新,镜头和舞台的延伸十分有张力,这种超越是非常健康和引人向上的,真正地让电视节目成为艺术而非只是娱乐。

偶像组合“棒棒糖”曾在《舞林大会》上大显身手。 资料图片

《舞蹈风暴》见证官扬扬

核心提示

作为陪伴了观众十二期的见证官,沈培艺颇有感触:“《舞蹈风暴》的美是绚烂多姿的,它的独特和可贵在于我们可以在这个舞台上发现自己,突破自己,去展示舞蹈语言风格各异的美。《舞蹈风暴》使更多热爱舞蹈的观众自发走进剧场,使舞蹈的传播拥有了更加广泛的空间。”
见证官扬扬则表示,“作为电视人,也作为一名曾经的舞者,我很骄傲地看到电视可以让舞蹈艺术从1500人的剧场走到了亿万观众的心里和家里,电视还原了一个舞者的真实身份,也放大了舞者的自身魅力。”
舞者代表朱凤伟说:“《舞蹈风暴》拉近了舞蹈和观众之间的距离,让观众感受到了舞蹈的魅力。”

今年以来,30多档海外引进模式的综艺选秀节目“你方唱罢我登场”,内容形式雷同导致观众高度审美疲劳。除了歌唱选秀节目继续引领风骚之外,《舞林争霸》等多个舞蹈节目收视热度居高不下。7月7日,开播近3个月的公益舞蹈类电视真人秀节目《舞出我人生》落下帷幕,最终,体操名将刘璇、年轻小伙韩艺博赢得冠军。这档以“舞蹈”和“公益”为亮点的节目,被不少传媒研究者认为是向“创造和制作真正中国原创电视综艺节目”迈进了一步。

《舞蹈风暴》制片人洪啸

其实,早在2006年《超级女声》红遍整个中国之时,东方卫视的《舞林大会》便另辟蹊径,邀请主持人、明星作为选手参赛,由于形式新颖、明星效应曾一度受到追捧,随后“老对手”湖南卫视也推出《舞动奇迹》应对,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类节目也渐渐在观众心目中失去了兴趣。

而惊喜,我们更坚信,《舞蹈风暴》的未来会由更多优秀年轻的舞者舞出更好的色彩。”作为节目主创团队代表,《舞蹈风暴》制片人洪啸也在研讨会上分享了自己的感悟:“到目前为止,《舞蹈风暴》除了收视和口碑表现出色之外,也确确实实为舞蹈行业提供了一个持续的助力,让更多人关注到了舞蹈艺术”。此外,洪啸还对新一季《舞蹈风暴》进行了展望:“《舞蹈风暴》载着更多舞者、舞蹈作品以舞剧等各种形式飞入了更多家庭。我们为中国舞蹈行业如此欣欣向荣而感到骄傲,我们因更多人能够欣赏到舞蹈艺术的美好而惊喜,我们更坚信,《舞蹈风暴》的未来会由更多优秀年轻的舞者舞出更好的色彩。”

但是今年,舞蹈类真人秀节目继去年下半年音乐真人秀的“井喷”之后,掀起复燃之势,不论是国外移植的舞蹈真人秀《舞林争霸》,还是力求原创草根的《奇舞飞扬》以及风格有些“大杂烩”的《舞出我人生》一时间火了起来,令“舞蹈”这一冷清已久的艺术门类,在网络和现实世界引起了罕见热议,成为了街头巷尾茶余饭后的话题。在中国这样一个全民舞蹈素养还比较低的国度,舞蹈选秀为什么会突然势头飙升?此类节目应以什么样的定位来吸引主流电视观众群体,达到什么样的效果?都是很值得玩味的话题。

研讨会现场

从“好声音混战”中突围

责任编辑:工蚁

近两年来,中国内地电视屏幕经历了“非诚勿扰”和“好声音”的先后冲击,“征婚”和“音乐选秀”给电视台带来的,除了广告收益和收视率,更多的是同质化竞争的压力和利益稀释的风险。是选择继续在已经饱和的市场下分一杯羹,还是另辟蹊径、另谋出路?明智的人当然选择后者,于是“舞蹈”这个淡出公众视野已久的艺术门类就此重新进入电视人的考虑范围之内。

记者大致数了数,近期各个上星频道上已播出、正在播和即将播出的舞蹈节目多达10余档,其中包括江苏卫视去年的《最炫民族风》、浙江卫视的《舞动好声音》、刚刚结束的东方卫视《舞林争霸》、湖南卫视的《奇舞飞扬》,以及央视的《舞出我人生》,就在今年6月份,央视体育频道又推出了一款《酷舞先锋CCTV街舞争霸赛》的节目。

舞蹈为什么突然间成了“香饽饽”?正如《舞出我人生》总导演徐向东所言,2012年《中国好声音》在玩了一把“版权转移游戏”之后,各地电视台不论是省级卫视还是并不算实力强劲的地方电视台,都纷纷加入“好声音混战”,这也使得歌唱类节目的观赏性严重透支。“除了第二季‘好声音’会看看新鲜外,我已经打算不看任何音乐选秀类节目了。”在采访中,记者不止一次从观众口中听到类似的言论。

那么除了音乐外,什么是普通大众最受欢迎的?跳舞。随便走进各大城市的广场、公园、小区,相信那些舞蹈队和爱舞者们的数量和自娱自乐、热火朝天的氛围绝对能感染到你。“舞蹈类节目具有观赏性和视觉冲击力,在制作上也比歌唱类节目更容易操作,更值得电视台放手一搏,也正好填补了音乐类选秀节目档期上的空白。”徐向东如是说。

从目前情况看来,虽然舞蹈类综艺节目受欢迎程度,还不能与音乐选秀创造的“收视神话”相匹敌。业内人士指出,这是因为普罗大众对舞蹈的欣赏和接受程度还远不如音乐,他们更容易与歌声中表达的情感产生共鸣。此外,舞蹈种类繁多,俗称“国标”的“国际标准舞”,就分为现代舞和拉丁舞两个大类10个舞种。每个舞种均有各自的舞曲、舞步及风格。另外,爵士舞、街舞同样拥有数量众多的拥趸。如何在同一舞台上对不同类型的舞蹈进行评判?如何让舞蹈走进大众心里?这便是此类节目必须迈过的门坎。

尴尬的“非专业”选择

事实上,国内的舞蹈选秀节目在定位上经过了多次调整,最终才选择了走“非专业”这条道路。例如,东方卫视的两档舞蹈节目――《舞林大会》和《舞林争霸》,诞生时间分别是2006年和2013年,两者的定位就截然不同。《舞林大会》的看点完全在于明星加盟,舞场就是一个超级“大秀场”,主持人、明星、艺人作为选手参赛,当时这档节目凭借新颖的形式和明星效应很快受到追捧和热议,但播出3季之后,观众的新鲜感大幅下跌,明星们在舞台上吐露的“肺腑之言”,也根本激不起大众的兴趣。尤其是某些明星矫揉造作的“表演”,更是让人心生厌倦。

今年新播出的《舞林争霸》似乎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这个新节目原版来自美国福克斯电视网的《So
You Think You Can
Dance》,这是一档在西方娱乐产业中获得巨大成功的娱乐节目。不过,值得一提的是,由于美国舞蹈教育普及度很高,因此即便大量非专业草根选手参赛,节目的水准也足够吸引眼球,这恰恰也符合节目的宗旨:寻找最受人喜爱的“舞蹈明星”,而不是最擅长跳某类舞的“舞蹈家”。相较之下,东方卫视版的《舞林争霸》赛事进入到白热化阶段过后,大多数留下来的选手都是来自国内舞蹈院团的专业舞者。因此,担任评委的舞蹈家金星曾经在微博上调侃,称“舞林争霸”越来越“官方”了,“平民自由舞者的空间也越来越小了。”

考虑到观众对于专业舞蹈的兴趣有限,为了提高收视率,节目制作方也只好频频制造话题吸引观众。记者一直关注《舞林争霸》,节目不乏优秀舞者参与,除了民族舞相对较少以外,街舞、拉丁舞、探戈、现代芭蕾、爵士舞都在舞台上风生水起。随着关注度不断提高,在秀舞技之外,节目组也把精力更多地放在了“说身世、讲经历”上面,千篇一律的“人生悲剧”,使得舞台变成了“比凄惨、飙眼泪”的地方。

同样的,央视《舞出我人生》节目中,助梦明星和参赛选手的水平参差不齐也遭到观众吐槽:例如,撒贝宁的舞伴张白羽曾经是亚运会舞蹈项目的双料冠军;陈冲、郑少秋的舞伴齐志峰曾代表中国参加黑池舞蹈大赛夺得前三名……但选手中也有重达140公斤的大胖子、毫无功底的普通司机、甚至天生聋哑或者在汶川地震中失去双腿的残疾人,这些舞蹈根底较浅的选手及嘉宾,经常在舞池中表现得“手足无措”。

收视冠军的制胜秘籍

单纯依靠专业舞蹈“阳春白雪”的艺术魅力来吸引主流电视观众群体是行不通的,但如果完全呈现草根舞者的“原生态”舞技,也会饱受质疑。在争议声中成长的舞蹈选秀,其实承担着中国电视综艺节目“原创综艺节目类型”的探索重任。

以《舞出我人生》为例,其节目模式的研发者,除了央视团队,还有《中国好声音》第一季的打造者“灿星”公司。因此,节目曾经一度因为大批“好声音”学员的“抢镜”,遭到网友调侃:“这不是什么‘舞出我人生’,而是‘舞出好声音’啊!”就连专业评委周洁在点评时也表示:“总感觉好像音乐的魅力盖过了舞蹈的魅力。”节目组的回应则是:“比赛初期选手有很多都不是专业出身,观众光看舞蹈会比较平淡,红花总需绿叶配,‘好声音’学员的歌声起到了锦上添花的作用。”

7月7日晚,当韩艺博、刘璇组合凭借高难度的动作以及默契的配合摘得首季《舞出我人生》冠军时,同样有观众认为,刘璇具有深厚体操功底,相对于其他选手不公平,到底是比竞技难度还是比艺术感染力?对此,栏目的负责人表示:“作为一档公益节目而非舞蹈竞技节目,难度不是唯一的评判标准。刘璇与韩艺博的高难度是规则允许的,无论现场反应及收视反馈,他俩的舞蹈都是最受欢迎的。”

尽管争议不断,《舞出我人生》令人欣慰的,并不局限于一直稳居周日八点档综艺节目全国冠军的成绩单。正如杨丽萍此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所说:“中国不缺乏优秀的舞者,缺少的是平台和机会,舞者在中国地位不高。在晚会上,歌手可以唱两首歌,相声小品演员有一二十分钟表演时间,而舞蹈演员通常只有两分半钟的表演时间,大多数时候还是给人家伴舞。”

当然,电视在给舞者提供平台的同时,难免会“改造”舞蹈。“想让舞蹈好看,秘诀是让高潮舞段提前到来,所以舞蹈节奏要把控好,同时舞蹈还要会讲故事,这样才能更打动人。”北京师范大学传媒学院舞蹈系主任肖向荣如此评价电视带给“舞蹈”的转变。

“从制作水平、规模数量、传播效果上看,中国的娱乐节目现在很火爆。但是从1995年《快乐大本营》到现在已有将近18年的历史,我们中国的娱乐节目还在模仿的路上狂飙,我们的原创之路确实显得坎坷不平。”在肯定《舞出我人生》“难能可贵”的同时,北大教授陆地感叹,这两年中国电视荧屏上海外翻版娱乐节目的“井喷”,难免让人担心中国电视人沦为简单的执行者而非创意人。他希望中国原创的综艺节目能更大胆地探索前行,不要成为中国电视永远的“心痛”。

专访中国舞蹈家协会副主席冯双白: 中国舞蹈界缺的就是大牌明星

近日,上海歌舞团与冯双白打造的大型舞剧《舞台姐妹》登陆广州大剧院,连演2天。此前在舞蹈节目《舞林争霸》中大放异彩的上海歌舞团首席、国家一级演员朱洁静在此部舞剧中出演女一号。

其实,提到冯双白,除了中国舞蹈家协会副主席、分党组书记的“官方”身份外,可能更多的人认识他是通过电视综艺节目《舞林争霸》,他与舞蹈家杨丽萍、金星同台坐镇,担当评委。前段时间,舞剧《水月洛神》在广州演出时,不少观众因为《舞林争霸》的人气选手唐诗逸而去捧场,其实冯双白也参与了这部舞剧的编剧工作。在今天,我们该如何看待“观舞为了追星”这个现象?为此,南方日报记者专访了冯双白。

舞蹈不能“娱乐至死”

南方日报:在您看来,今天的舞蹈及舞剧艺术最大的魅力何在?

冯双白:如何最大限度地发挥身体语言的魅力,让人性中的波动呈现在观众面前,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理念。从舞台的综合因素来说,舞台艺术具有一种魔幻力量,可以呈现出一种似真似幻的艺术时空。今天舞剧艺术的时空转换是非常灵动而巧妙的,带有心理描摹的特征,同时又拥有解释主题的力量,我们希望把这做到极致。

南方日报:作为多个电视舞蹈节目的评委,您如何评价中外舞蹈艺术在创作和表演上表现出的娱乐化倾向?这是否一种必然呢?

冯双白:中国舞剧从创作数量上讲已经达到了世界第一,现在舞剧创作的前进方向就是追求舞剧的艺术质量,而舞剧艺术质量的核心就是创造出鲜活的舞剧人物形象和经典的舞段。我个人对娱乐没有什么排斥,像《舞出我人生》、《奇舞飞扬》、《舞林争霸》都有一定的娱乐性,舞蹈可以通过娱乐的方式接近观众,我认为这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是舞蹈不能“唯娱乐”、“娱乐为生”或者“娱乐至死”,用娱乐代替一切。

《舞林争霸》是灿星制作从美国引进的模式,它在美国是一个草根节目,但是有一个问题,美国的舞蹈文化发达程度远远超过我们,普通人有很好的舞蹈能力,学舞蹈的可能性和选择性都很大,他们有独特的身体文化作为基础。但是这个节目被搬到中国以后,灿星制作在选拔中发现,完全不懂舞蹈、只是爱好舞蹈的纯业余选手表演起来可能不那么好看。能不能在舞蹈节目里面打造出一档“中国好舞蹈”?这是灿星制作当初找到中国舞协探讨的一个重要议题。

中国舞协作为《舞林争霸》的主办单位出面,向全国各个院校、院团发了邀请参赛的通知,因此很多歌舞团的首席都来参加《舞林争霸》,使这个节目很好看。这是我加盟这个节目的一个前提。第二,因为他们的赛制后来变了,出现“2比2”的情况,必须有第五个人来做决断,所以他们找到我。此外,《舞林争霸》除了娱乐性之外,还保持了较高的舞蹈水准。张傲月、唐诗逸以及后来退赛的刘福洋,他们都是当今中国专业舞蹈领域的顶尖高手。

不反对舞蹈和娱乐“捆绑经营”

南方日报:舞剧《水月洛神》的主演唐诗逸,因为参加《舞林争霸》而被人熟知,也在这部舞剧的上演过程中发挥了很大的明星效应。为了追星而观赏舞蹈,您觉得这是个好现象吗?

冯双白:文学艺术的发展史就是群星组成的一个方阵,最优秀的导演、演员、歌手是这个社会里认知度最强的一部分人,他们吸引了社会上大多数人的注意力。现在舞蹈界很大的一个问题就是缺少大牌明星,除了杨丽萍、黄豆豆以外,几乎就没有什么家喻户晓的明星了。但是说起歌星、影星甚至笑星,随便什么人都能数出一串名字来,但是舞蹈就冷清得多。这也是我去《舞林争霸》当导师的原因,我希望推动舞蹈和舞蹈明星让更多的人了解。所以朱洁静是这次《舞台姐妹》的一个重要看点,经过《舞林争霸》她变成熟了,而且更有魅力了,唐诗逸的进步也是非常大的。

南方日报:您如何看待《舞林大会》、《舞林争霸》、《舞出我人生》等电视舞蹈选秀,所给予获奖者的发展路径?不少参赛者最后走上了演艺道路而非专业的舞蹈道路,而灿星所承诺的奖励也是将舞蹈选手和“好声音”捆绑打造的娱乐路径,您对此有何见解?

冯双白:鼓励舞者好好跳舞是一个方面,但是有的舞者确实有其他演艺的才华,比如章子怡、孙俪、周迅、孙红雷,他们都是舞蹈出身,走出去以后给观众带来了更大的惊喜和享受;也有一些舞者,比如沈培艺、杨丽萍选择坚持在舞蹈这个领域。将舞蹈和演艺及娱乐捆绑经营,这也不失为一条出路,比如《舞出我人生》让一些“好声音”的学员来助阵。

我个人认为,从推出明星的角度来讲,这是一个办法;但是这样的制作和经营,最终不能完全代替高质量的文学艺术对心灵的冲击。一个娱乐节目可以在一瞬间制造明星,但是也容易捧出一些很快就坠落了的流星;在太空当中,真正起到方向标作用、真正让万人仰视的,一定还是像北斗星那样的恒星,而不是流星。这个社会节奏很快,你方唱罢我登场,满天星星的确是很灿烂,但是的确有不少人出现得快、消失得也快,这是值得我们深思的。

专题撰文 南方日报记者 周豫 实习生 刘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