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培艺带着舞蹈诗《梦里落花》回到家乡广州 – Powered by ChinaDance.CN/

图片 1

即将在国家大剧院上演的《梦里落花》,沈培艺依旧携手濮存昕,还是表现李清照,但内容和形式都不同于《易安心事》。她说,这次我就是我,是一个今天的女性与李清照的对话,是超越时空的对话。观众可以体味我的情感,也可以遥想李清照的境界,更可以感受中国女性从古至今的思绪历程。

有人用蛰居来形容舞蹈家沈培艺近些年的状态。10年前,她是中国舞坛最为活跃的人物之一,《新婚别》、《蛇舞》、《鸣凤之死》、《太阳雨》、《梅娘》、《波动》,曾令多少观众击节赞叹,独舞《丽人行》,还成为舞蹈艺术的经典之作。尤其她的朝鲜舞,细腻、多情、精致,轻盈却不失深度,在委婉含蓄中透露出浓烈的性格,成为舞台的一种风范。可是后来,她的身影似乎消失了,只听说她在总政歌舞团教学、在养育可爱的小宝宝,还听说她的个性十足,坚决不为歌唱伴舞,并为此拂袖离去,而伴舞却是那个时代舞蹈演员的基本生活内容。
直至去年底,观众终于在《复兴之路》的舞台上再次看到了她的身影,这是一位母亲,我们发现,沈培艺的表演已经不是舞蹈,而是知识积累、人生历练、智慧结晶带来的生命语言在叙述。今年初,她编导的舞蹈诗《梦里落花》将在北京公演的消息又传了出来,北京八大处脚下的战友文工团排练场里,人们几乎每天都可以看见身兼主演和编导的沈培艺,她依然苦苦追求每个动作的完美和精确。
谁见到沈培艺,都会感觉她最适合饰演的应该是林黛玉,闲静时,如姣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还有率真的性情和孤傲的风骨,她也偏爱内心刚烈的女性。2006年沈培艺应邀赴日本演出,主题为亚洲的女人,由中、日、韩舞蹈家各自编演一部作品。年已40的沈培艺选择了李清照来代表成熟的中国女性,她以《点绛唇》、《一剪梅》、《凤凰台上忆吹箫》、《声声慢》这4首词作为主题构思。中国古典舞的语汇和韵致、中国民族音乐的悠远和精深,加上濮存昕在一旁深情的诉说,呈现的正是中国女性丰富的内心世界。舞台之上,一个类似凳子般的道具,一缕斜射的追光,一袭飘动的雪白衣衫,一位既像局外者又似剧中人的琵琶演奏师,简约、纯朴的氛围中是她挥洒自如的尽情表达。这就是舞蹈《易安心事》,一如平时生活中的沈培艺!外在必须简洁,而情感又必须丰富。

沈培艺

图片 1

(文章作者:admin)

多元合作带来新的契机
好的舞蹈诗除了独舞、双人舞外,必须加以有力度的群舞。在《梦里落花》中,非常出色的群舞带来强烈的冲击力,但不仅仅是视觉上的。沈培艺在表现“荷”这个意象时,她大胆用了男舞者。一群男性舞者穿着半腰的裙而舞。裙是荷的形状,是硬朗之感,加上男舞者脸上画的藕的图案,舞蹈就有别于传统的抒情舞。最好的群舞无疑是《乌江绝唱》这一节。十几位女舞者身着黑色的战袍,舞出悲壮和热血。在这一出舞中,沈培艺拿出了个性,她启用了中国的水袖舞,不同的是以往的水袖舞是飘逸的、行云流水的,但在李清照生活的年代,心随云雨飞的水袖已是坚硬物质,是不可阻挡的气势,是无与伦比的决绝。女子群舞的男子化使得舞蹈产生一种差异感和陌生美。
当下的舞蹈艺术已是一个多元的空间,在《梦里落花》中,沈培艺邀请了语言艺术表演家濮存昕来朗诵李清照的词。濮存昕为沈培艺所感动,为李清照所感动,他找到易安词中的密码,体会到李清照心灵中那份不忍和恻隐之情,易安的词因之流淌,因之激荡,因之随风。而油画家曾梵志的加盟,为感官带来新鲜的视觉,这视觉因心灵的统筹、影像的大胆利用增添了作品的梦幻性。三位艺术家的合作给中国舞蹈带来了新的契机。
《梦里落花》是一部难得的舞蹈诗,但个人觉得还是有所遗憾。作品的最后两节有些游离于整体,如在“云”做梦睡去那里戛然而止,而不是“云”与李清照在天堂里相会。如若是后者如此的结尾,则让人物活在梦里,也留在观众的想象和记忆里,人物的精神在怀念中自然而然得到重生。总之,《梦里落花》是一部致意之作,是一部携带才华的性情之作,是一个舞者与角色相遇的灵魂笔记。
1978年 考入北京舞蹈学院中专部 六年后转入北京舞蹈学院中国舞系表演专业
1986年 获第二届全国舞蹈比赛表演一等奖,同年毕业 1988年
被评为当时中国舞蹈界最年轻的国家一级演员 现
任:总政歌舞团舞蹈队艺术指导、中国舞蹈家协会会员
、中国舞蹈家协会表演艺术委员会成员舞蹈作品双人舞:《新婚别》、《蛇舞》
双人舞剧:《梁山伯与祝英台》 东北民间舞蹈剧:好大的风
舞剧:鸣凤之死、太阳雨 密林中的故事、梅娘
独舞:《俪人行》、《波动》、《女》、《玉骨》、《易安心事》
大型音乐舞蹈史诗《复兴之路》中主演舞蹈《为了母亲》 等舞蹈图片(7张)
舞蹈诗《梦里落花》

谁见到沈培艺,都会感觉她最适合饰演的应该是林黛玉,闲静时,如姣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还有率真的性情和孤傲的风骨,她也偏爱内心刚烈的女性。2006年沈培艺应邀赴日本演出,主题为亚洲的女人,由中、日、韩舞蹈家各自编演一部作品。年已40的沈培艺选择了李清照来代表成熟的中国女性,她以《点绛唇》、《一剪梅》、《凤凰台上忆吹箫》、《声声慢》这4首词作为主题构思。中国古典舞的语汇和韵致、中国民族音乐的悠远和精深,加上濮存昕在一旁深情的诉说,呈现的正是中国女性丰富的内心世界。舞台之上,一个类似凳子般的道具,一缕斜射的追光,一袭飘动的雪白衣衫,一位既像局外者又似剧中人的琵琶演奏师,简约、纯朴的氛围中是她挥洒自如的尽情表达。这就是舞蹈《易安心事》,一如平时生活中的沈培艺!外在必须简洁,而情感又必须丰富。

易安居士李清照是沈培艺跨越时空的知己。她在创作笔记里这样写道:她眼里的一轮清辉,她心魂里幽忧的叹息,双眸中闪烁的绝望寻觅与顾盼,她生命暮夕孤苦无依的身影,都一一闯入我梦里,我为她哀伤不已,以至从梦中哭醒。
即将在国家大剧院上演的《梦里落花》,沈培艺依旧携手濮存昕,还是表现李清照,但内容和形式都不同于《易安心事》。她说,这次我就是我,是一个今天的女性与李清照的对话,是超越时空的对话。观众可以体味我的情感,也可以遥想李清照的境界,更可以感受中国女性从古至今的思绪历程。
舞台上,沈培艺仿佛置身梦境,远远望去,舞姿宛如落花,随风飘动,兴味无穷。

推开三道门进入李清照
舞蹈以现代舞者“云”推开三道门的手法来进入李清照的前世今生,如此演绎女词人侠骨柔情、独立芬芳又苦难的一生。“云”推开第一道门,窥见李清照遗世独立的身影,看见她思念赵明诚的忧愁。“云”徘徊在梦的边缘,梦中人如菊,是灿烂,也是孤独。回到现实的云,内心留在李清照的世界,她难以抑制地推开第二扇门,此时“云”似乎不是她自己而是李清照,家国情仇是此生的蒙羞,而爱与信仰、生命与尊严至死不渝。“云”持志心疼,李清照的坎坷命运,也是时代的不幸,但在一个奴性的时代,她选择了做一个巾帼英雄,她选择了道义。劫难与绝望、黑暗与风暴激起的是生命不可折断的铮铮铁骨。替李清照亲历生命真相的“云”,她的风骨在风沙中作响,她没有畏缩逃避,她的人生面向死亡而走向新生。已踏入宋朝这条河流的“云”进入第三道门,她读懂了李清照。此时,梦里梦外都是至情至性的人生。“云”从李清照的词里走出,带着宋朝的泪水与斜阳芳草的寂寞,告别凄楚、苍凉与绝望。“云”在李清照的内心找到清风明月与星光,与李清照合而为一共生共舞,此时此地也是彼时彼地,所有的一切交融在一起,给我们带来女性生命的回旋流转、美和感动……
作为当代优秀的女舞者,沈培艺就这样演绎了中国古代第一女词人。沈培艺对李清照的整体把握是到位、准确、传神的。她们有着相同的气息,那是孤独、忧伤、疼痛、旷达,真爱、抗争和不妥协。沈培艺在舞蹈的编排中寻找一种穿透性的舞姿,她贴着时间潜行,从当下舞回千年。这样的穿越和抵达,需要回望,需要寻思,需要承担,需要时空的奇异纠缠,需要生命敏锐的显现,需要旷世的美。亲自演绎李清照这一角色的沈培艺,她找到了李清照叉腰然后双手击拍的动机,以此发展过去的是缓慢的舞蹈语汇,沉静中有力量,舒展中有豪情。现代舞者“云”的舞蹈设计是青春的激情,是剥开困惑追寻生命意义的身影,也是在爱慕和崇敬中对李清照精神追随的面容。如此一来,李清照的舞蹈就显现出古典的风范,而“云”处于古典与现代的边界,两位女主人的形态于是有了自然生命的强列差别,但因着灵犀和缘分,她们舞出相遇相知的曼妙幻想,满台生辉。舞当古典舞遇到现代芭蕾

易安居士李清照是沈培艺跨越时空的知己。她在创作笔记里这样写道:她眼里的一轮清辉,她心魂里幽忧的叹息,双眸中闪烁的绝望寻觅与顾盼,她生命暮夕孤苦无依的身影,都一一闯入我梦里,我为她哀伤不已,以至从梦中哭醒。

曾毕业于北京舞蹈学院,在高等学府深造八年,具有全面的舞蹈艺术专业理论知识和出色的表演技艺,对中国古典舞和中国民间舞的语汇十分精通,运用自如,并善于吸收中外舞蹈艺术之精华丰富自己的表演,因而能够准确塑造人物的鲜明形象,赋予人物以深刻
的内涵。

直至去年底,观众终于在《复兴之路》的舞台上再次看到了她的身影,这是一位母亲,我们发现,沈培艺的表演已经不是舞蹈,而是知识积累、人生历练、智慧结晶带来的生命语言在叙述。今年初,她编导的舞蹈诗《梦里落花》将在北京公演的消息又传了出来,北京八大处脚下的战友文工团排练场里,人们几乎每天都可以看见身兼主演和编导的沈培艺,她依然苦苦追求每个动作的完美和精确。

舞蹈诗以奇幻的梦境引出李清照的诸多盖世词作,沈培艺扮演的李清照古装造型温婉之至,更让人惊叹的是她高超的舞技。“沈老师跳的古典舞需要极为深厚的舞蹈功底,难度技巧非常之高。”来自北京舞蹈学院的一名学生非常崇拜地对记者说,

有人用蛰居来形容舞蹈家沈培艺近些年的状态。10年前,她是中国舞坛最为活跃的人物之一,《新婚别》、《蛇舞》、《鸣凤之死》、《太阳雨》、《梅娘》、《波动》,曾令多少观众击节赞叹,独舞《丽人行》,还成为舞蹈艺术的经典之作。尤其她的朝鲜舞,细腻、多情、精致,轻盈却不失深度,在委婉含蓄中透露出浓烈的性格,成为舞台的一种风范。可是后来,她的身影似乎消失了,只听说她在总政歌舞团教学、在养育可爱的小宝宝,还听说她的个性十足,坚决不为歌唱伴舞,并为此拂袖离去,而伴舞却是那个时代舞蹈演员的基本生活内容。

扮演现代舞蹈家“云”的柴明明是沈培艺的学生,她跳的是现代芭蕾,通过独有而精致的肢体语言,触摸女词人凄然而不屈的灵魂。当两人相遇,随着优美的音乐,两种原本不搭界的舞蹈有机的融合在一起。观众连声称赞,“太美了,太美了……”

沈培艺,1966年生,1978年考入北京舞蹈学院中专部,六年后转入北京舞蹈学院中国舞系表演专业,1986年获第二届全国舞蹈比赛表演一等奖,同年毕业,1988年被评为当时中国舞蹈界最年轻的国家一级演员。
现任总政歌舞团舞蹈演员、中国舞蹈家协会会员,中国舞蹈家协会表演艺术委员会成员,中国东方乐舞协会理事。具有全面的舞蹈艺术专业理论知识和出色的表演技艺,对中国古典舞和中国民间舞的语汇十分精通,运用自如,并善于吸收中外舞蹈艺术之精华丰富自己的表演,因而能够准确塑造人物的鲜明形象,赋予人物以深刻
的内涵。被誉为中国舞蹈学院派代表。

亚运会期间,沈培艺带着她的舞蹈诗《梦里落花》回到家乡广州。《梦里落花》讲述一个叫“云”的现代舞者为了塑造好宋代词人李清照这一角色,以一颗虔诚敬畏之心推开一扇扇经年幽闭的心门,进入李清照内心世界的故事。两个女主人公跨越时空的心灵凝视和灵魂对话,成为苦难与阳光的共舞,而两个女性对生命本质的追问与思考,则是对中国女性心灵史的解读。

舞台上,沈培艺仿佛置身梦境,远远望去,舞姿宛如落花,随风飘动,兴味无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