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佳佳 舞蹈最终展现的是人性

图片 2

图片 1

为期两天的全国首届少儿舞蹈发展高级研修班在成都开班。90名来自北京、香港、安徽等全国各地舞蹈工作者及少儿舞蹈优秀教师相聚一堂,为推动全国少儿舞蹈创作,提高舞蹈表演艺术水平以及舞蹈行业管理水平建言献策。据悉,本届研修班以学术讲座、案例分析、现场交流与专题报告等多种形式进行,分别从文化理念、管理经验、编创实践、发展形势、传播展示、文化产业等不同层面探讨全国少儿舞蹈的编创与发展,全国著名文化学者、专家、资深少儿舞蹈教授和编导等将交流最新舞蹈成果。值得一提的是,首届研修班上,四川少儿舞蹈编创经验获得一致掌声,由我省推出的大型情景歌舞剧《红色少年》更是备受关注。据悉,《红色少年》是我国第一台以红色经典历史题材为主题的大型少儿情景歌舞剧,700名演员中少年儿童舞蹈演员占了97%,是中国第一部由孩子们“跳主角”的歌舞剧;孩子们都是舞蹈考级生,也是第一部展示社会艺术水平考级风采和优秀成果的歌舞剧。该剧从6月首演以来,应邀赴北京、香港、澳门等多地进行巡演,获得好评。研修班以《红色少年》为特别案例,就当前少儿舞蹈的发展以及教学改革、少儿舞蹈编导、行业规范等方面的问题进行理论研讨和经验分析。

图片 2

舞蹈,可以柔美、婉转,亦可铿锵有力。舞者之于舞蹈,是肢体的诗歌,赋予灵魂。而编舞者呢?杨佳佳说,人性,编舞者最终展现的是人性。

排练现场

杨佳佳,标准80后,习舞多年,由舞者转变为编舞者,继而又加诸了教育者的身份。

青少年是祖国的未来,民族的希望。1986年成立的西安市青少年宫是西安市乃至陕西省青少年校外教育的重要场所和示范窗口,更是孩子们心中的校外教育乐园。今年,西安市青少年宫原创了少儿歌舞剧《温暖的摇篮》为新中国成立70周年献礼,8月中旬将先后在西安和北京上演,表达西安少年儿童对革命圣地延安的向往和对祖国的感恩之情。近日,该剧正在紧张的排练中。

从少年人撕心裂肺的彷徨无措,到青年战士血洒战场前的灿烂笑容,再到红色少年精神在当下的传承和对代表未来的少年儿童的关怀杨佳佳的每一步心路历程都折射着她所希望展现的人性之舞。

少儿歌舞剧火热排练中

《红色少年》执行总导演杨佳佳

让200位年龄在6岁到16岁的孩子们同场登台,且歌、且舞、且诵,以多种艺术形式来展示从延安时期到现代中国的时代变迁,这在国内的舞台剧中尚属首次。在彩排现场记者看到,孩子们舞技娴熟,表演精彩到位。少年们英姿勃发,孩童们憨态可掬,令人们对《温暖的摇篮》走上舞台充满期待。

残酷的舞蹈之路

西安市青少年宫主任毛复平介绍,作为孩子们的课外基地,西安市青少年宫1986年成立,经过30多年的发展,在西北地区乃至全国校外教育系统中享有盛誉。这次西安市青少年宫组织创排少儿歌舞剧《温暖的摇篮》,启用40位少年、160位儿童同上舞台,一是给孩子们提供成长的舞台,登台演出的机会;二是请社会各界检阅西安市青少年宫的教学成果。

杨佳佳第一次站在舞台上得到真正的鲜花和掌声,是9岁那年凭一支《白毛女》获得四川省中小学生舞蹈比赛冠军。彼时这个咋咋呼呼,爱动爱闹的小姑娘对舞蹈本身充满了热情。而她的舞蹈之路则要从幼儿时说起。

延安情师生情横跨80年

还在上幼儿园的时候,老师给小朋友们排演舞蹈,我就已经被安排为主角了,往往还是男孩子的角色,大概因为我性格比较放得开吧,提起童年往事杨佳佳不免笑意然然。

少儿歌舞剧《温暖的摇篮》剧情很单纯,时间跨度却十分漫长,讲述了从延安时期到改革开放四十年,青少年宫几代校外老师与同学们之间的师生情,这其中有许多剧情和人物来源于真实生活。

尽管还没有接受专业训练,小女孩杨佳佳就已经在舞蹈上表现出更多的兴趣,母亲的纱巾是她的道具,黑白电视里为数不多的节目是她的背景音乐,就连街边公园的花坛广场都成为了她的舞台。拿着纱巾,和着音乐,边跳边唱这大概是我小时候的常态了。

据悉,《温暖的摇篮》分为四幕:“星火燎原”“红色印记”“桃李芬芳”“放飞梦想”。展示了新中国成立的艰难历程,激励青少年们要展望新时代,奋进于新征程,传承红色精神,共创未来新篇章。其中第三幕“桃李芬芳”主要向观众展示少年宫的老师们辛勤培养一代代有用人才的故事。整部剧将延安精神通过歌舞融合的方式逐步递进展示,使观众在享受艺术熏陶的同时潜移默化地增强爱国主义思想。通过语言类、歌唱类、舞蹈类节目的多元结合,使用“蒙太奇”的艺术手法将绵延80年的剧情立体地、跨时空地、具象地呈现给观众。

7岁那年,正在读小学二年级的杨佳佳被选入学校舞蹈班,成为了一个跳舞的小姑娘。圆髻头,健美裤。挺拔的腰身细长的双腿,走起路来微微上扬的下颌,无疑不昭示着一个小小舞者的骄傲姿态。

毛复平表示,主创人员在创作《温暖的摇篮》时,加入了很多真实的元素,展现校外教育工作者的无私奉献精神,比如其中也有自己30年来在青少年宫与老师、孩子们相处的体会与感受。他期待通过这个剧目,让更多社会群体从剧中感受到红色思想在新时代的精神传承与巨大感召力。据悉,目前全国青少年宫有4000多家,西安市青少年宫是唯一一个将红色文化通过如此艺术形式完整展示出来的,为此毛复平觉得十分自豪。

一切都显得顺理成章,北街小学大队长杨佳佳考入了四川舞蹈学校(现名四川职业学院),似乎就要开启她的舞蹈生涯。然而迎接她的却是一条残酷的舞蹈之路。

88分钟时长700多套服装

身高、腿长;肢体柔韧度、耐性;五官脸型对于舞者而言,这些无法改变的先天条件首先就给大多数喜爱跳舞的孩子画上了梦想的句号,而有幸脱颖而出的杨佳佳并不认为自己能在未来的道路上走得更远。我感到没有前途,舞蹈的现实太残酷。

《温暖的摇篮》时长约88分钟,根据剧中年代不同,共计将在舞台上呈现700多套服装。尽管有200位青少年将登台演出,但每个孩子都需要承担多段舞蹈或多个角色,而且演员们仅有3个月排练时间,因此表演难度及换装难度对演员都是一次巨大的挑战。

于是,中学毕业时杨佳佳一度准备放弃自己的舞蹈生涯。我妈妈说,你这样不行,不如去学法医吧。这样的建议让她措手不及,几经思考,她对母亲说,让我再试一次,我要去北京。

导演刘纯告诉记者,导演组将演员们分为两个年龄段。年龄段在16岁的专业舞者主要展示延安时期的发展历程,如《东方红》《保卫黄河》等大段舞蹈,而其余160位年纪较小的孩子主要表演新中国成立之后的篇章,让他们用舞蹈、台词来展示沐浴在阳光下幸福成长的生活。

恰逢此时,舞蹈学校的校长建议杨佳佳尝试报考舞蹈学院编导系。相比纯粹的舞蹈专业,编导系更多注重对舞蹈的天然领悟和后天综合素质修养。而这次选择成为了她舞蹈之路上的分水岭。

刘纯介绍,少儿歌舞剧《温暖的摇篮》反映了青少年宫的体系与职能,寓教于乐,让观众在艺术中感受红色革命精神,感受英雄先驱们不畏牺牲的品质。刘纯告诉记者:“创作这部歌舞剧的初衷是想告诉当代青少年不能忘本,懂得珍惜。要懂得今天的幸福生活是来之不易的,是靠无数的革命先烈流血牺牲换来的。”

2000年,未满18岁的杨佳佳以文化课第一,专业课第二的成绩,如愿进入北京舞蹈学院,成为编导系中国舞专业的学生。我很幸运,编导系原本只招收有工作经验年满20岁的学生,但是当时的系主任孙龙奎教授改革了制度,面向了应届毕业生。而孙教授的一句话同样彻底颠覆了杨佳佳对舞蹈的认知,他说,真正的编者展现不是肢体,不是技巧,甚至不是编导本人的才华,而是人性。

此次歌舞剧将于8月中旬先后在西安人民剧院和北京未来剧场公开演出。毛主任表示,开学后,这部歌舞剧还将在全省全市校园内公开巡回演出,期待通过这样一部精品剧目,让更多青少年能从中了解红色革命精神与红色文化。

我不认为自己已经达到以人性编舞的最高境界,但这是我一直以来努力的目标。此后的很多年里,杨佳佳一直在探索人性的展现。

文/图 西安报业全媒体记者职茵 实习生王娟丽

大二那年,杨佳佳为中央芭蕾舞团创作的现代舞《盐》夺得了日本名古屋国际芭蕾舞比赛表演金奖。舞蹈展现了时下年轻人对现实和彷徨,对爱情的无措。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楚和深深的迷茫来自于我真实的生活体验,也正是因为真实,中央芭蕾舞团团长冯英看中了《盐》。

从舞蹈学院毕业后,杨佳佳进入北京戏曲艺术职业学院做老师,这样让她第一次真正跳出了一个舞者的世界,以出离的眼光来时审视舞蹈艺术的存在,而随着年龄的增加,她的思想轨迹也慢慢发生着转变。

某次全国舞蹈比赛,二炮文工团邀请杨佳佳编舞,面对现实题材的命题作文,她有点犯难,但是一次画展带来的冲击,让她第一次创作出了红色题材的舞蹈作品。画展上有张老照片。上面是比我年龄还小的一班战士,笑得特别的灿烂。那个照片旁边记了一句说,这张照片的拍摄照片是某年的上午十点,在下午两点的战役中,这些战士全部牺牲了。这张照片极大地刺激了我的神经,我能感到身体不自觉地颤抖,于是就有了独舞《最后的微笑》。

杨佳佳将自己的艺术思想转变归纳为几个阶段,一是毕业当老师,二是成为母亲。两次人生中角色的变化造成了其艺术创作上的明显变化。特别是当老师,当老师之后你就会发现,跟以前的想法不一样了,不像以前整天只想着
当个艺术家。当母亲的这个过程也是让我的心态变化非常明显,虽然我只是一个9个月孩子的母亲。

红色是一种回忆

在人类沧海一粟的生命面前,历史如车轮如江水,滚滚而来。碰撞而出的水花,记忆中时刻闪耀的碎片,零落地铺陈在历史的长河之中:王二小、潘冬子、草原英雄小姐妹一台汇集英雄少年的大型少儿情景歌舞剧,作为四川省青少年儿童献给建党90周年的特别礼物,于6月28日在蓉城首演。而该剧的执行总导演,正是杨佳佳。

《红色少年》最初跟舞协的合作的想法是想做晚会,但就我个人来说,一直很想做一个孩子的舞蹈剧。这本身是在我之前的创作过程中就曾经有过这样的想法,正好有一个契机。结合建党90周年华诞这么一个机会,是一次献礼,私心上讲也是给我自己和孩子的一份礼物。

从《红色少年》最初的创意,到具体实施,历时三年,而杨佳佳也在这三年的时间里完成了成为母亲的角色转变。因此,在她的设计中,歌舞剧以不同时空交错下的母女二人互动为线索,将红五星、红领巾和五星红旗所代表的过去、现在和未来一一展现,通过年轻的母亲为年幼的女儿详述那过去的事情,将历史与时代结合,以口耳相传的方式为少年儿童传递历史,用舞蹈语汇梳理提炼建党90年来,具有代表性的儿童英雄人物形象、经典少儿歌曲和故事。

我结合三个不同年代的少年儿童来展现《红色少年》的精神所在。我个人觉得《红色少年》不光是英雄儿童,而是一种回忆。从另一方面来说,对于孩子而言,这种关注其实是一种解放。因此我在第三篇章展现当下以及未来的时候,用的手段就比较开阔一些,挺洋气的。

事实上,这是一台集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于一体的青少年儿童情景歌舞剧。内容分为《序》、《昨夜星光》、《祖国花朵》、《未来家园》、尾声《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五个篇章。除执行导演杨佳佳之外,云集了当今中国儿童戏剧演出的最强阵容:该剧由中国舞蹈家协会分党组书记冯双白任艺术顾问,四川省舞蹈家协会秘书长琚渝安任艺术总监,四川省少儿舞蹈直通车发起人姚丽任总导演,导演组以参与08北京奥运开幕式、广州亚运会青年编导陈庆、高小岩为主;音乐创作为广州亚残会闭幕式音乐总监胡焜;服装设计为国内顶尖舞台服装设计师郑志宽;化妆造型为多次为中央电视台春晚化妆造型师贾雷

在解读文本的时候,杨佳佳花费了很长时间构思如何避免一台小朋友当主角的歌舞剧往既定的思路上发展,我觉得其实红色精神都一样,但传达的手法不一样、角度不一样。我们着重点是青少年,需要能吸引孩子们眼球的舞台表现形式,来告诉他们,这些几十年来口耳相传的故事可以这么美。我觉得首先得让他们有兴趣,才能让他们牢记历史,肩负传承。这方面的教导和这种引导是非常必要的,用应该与时俱进的手法去传达精华的东西。

杨佳佳将《红色少年》称之为豪华包装版的少儿歌舞剧。因为小朋友的节目做出来不像成人和专业演员做出来那么符合你的想象。小朋友的队形等方面都要比专业的舞蹈队要简单得多,要想尽一切手段让这些孩子在台上显得特别的漂亮,我说的漂亮不单指他们的外型,还指整体达到的效果。我说的洋气,就是我自己觉得用了一些手段。比如说我们整体是60分钟的视频,然后长条也是60分钟的间断。最后用的所谓的太空人也好,还有后面用的简版画,不仅让孩子们去展现他们的肢体,更展现他们无拘无束的想象力。

这其中,最引人瞩目的手段是电影蒙太奇的表现方式,比如说王二小,王二小这首歌是从女儿的嘴巴里唱出来的,我们舞台上呈现的王二小不是写实手段的,我利用了四个王二小来体现不同时间点的故事发展的进程,用切换的方式让他在山坡上奔跑。同时,把四个王二小合为一个人,被敌人的刺刀刺中以后,用一个红绸的视频的切换的方式,做了一个渲色。然后倒在血泊中,就是相对的虚化的把它体现出来,避免的过于刺激的场景。

历时半年的排练和演出之后,或许我们真正关心的,是这些年幼的孩子是否能够体会到自己表演的故事中人物的精神和情怀。杨佳佳深吸一口气,这显然没有那么简单,我真正希望达成的是通过孩子们喜爱和易于接受的方式让他们了解历史。其次,通过这个排练的过程,让孩子们了解集体,学会团结,这就足以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