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舞蹈女演员一生的挣扎

图片 1

图片 1

杨丽萍徒弟罗罗拔四参加红歌会

一个人的舞蹈团
云南艺术学院剧场的地下室,云南映象的彝族演员罗罗拔四带着我,绕开一堆堆绣着繁复花纹的花腰傣服装和庞大的原始的鼓,终于坐到了演员化妆间里。另一个头顶扎根小辫的哈尼族小伙子约他下象棋。面目有些凶悍的罗罗拔四一屁股坐在地上,开棋。
屋子里弥漫着脚臭气和脂粉味道,刚打完球的几个又黑又壮的哈尼族演员躺在地上昏睡,他们每天14点钟开始上班,打球也是上班的必修课,因为杨丽萍要求他们保持体能简单地说,就是上台一定要跳出汗,大汗淋漓最好。罗罗拔四他们偶尔也去看一些别的舞蹈,例如民族村里的招徕游客的舞蹈,可他们一概嘲笑:不出汗算什么跳舞?边笑边学着软绵绵地动动手脚。
全团观念统一,演出杨丽萍版本《雀之灵》的杨伍,每晚跳下来,也浑身湿透。这是杨丽萍最基本的舞蹈观:出力,每个动作要像从地里长出来一样。排练《云南映象》的时候,每个来参观的人都不懂,就见她带着几十个少数民族汉子在那里拍地,一拍两个小时。
他们都会自己模仿自然的动作。杨丽萍告诉我,她不帮演员排练,最多只是排练队形,演员自己模仿植物生长,动物交尾。我们云南,向日葵叶子都会跳舞,风一吹,那个形状。他们和我一样,都从自然里学跳舞。
40岁的罗罗拔四跟随杨丽萍近10年,他家在大理南涧县的大山里,原来在家种地放牛。2001年,杨丽萍招演员,他从老家送侄子来选拔,结果在旁边伴唱的他被选中了。嗓子亮出来,像是寨里的巫师。杨丽萍这样赞美他。
眼前的罗罗拔四基本上坐不住,他蹲在地上,随便找片花盆里的大叶子,就吹出鸟鸣般婉转的调子,任何叶子在他嘴里,都能发出乐声。
从2001年到现在,他觉得自己已经完成了从放牛农民到艺术家的转变。在台上看到他,40岁的人了,体力超强,嗓子更是惊人,带着一大队年纪比他小得多的男演员,和女演员玩打歌,彝族民间充满了性意味的男女追求舞蹈,又像是一场凶猛的男女对抗,快速跳上8分钟,体力差的受不了。可谁也不懈怠。
日常打歌动作更随意,这是杨老师编排过的,全是高潮。
台下有舞蹈团的两个团长在记分,每个演员一举一动都在他们眼中。谁动作不对,谁下台方向错了,谁演出偷懒了,全在他们的专业记录中。根据分数扣演出津贴,异常严格。几个团长前两年也是《云南映象》的演员,现在被杨丽萍改造成了严格的管理者。
不到两个月前,《云南映象》一直演出的昆明会堂突然被拆迁,剧团只花了3天时间就找到新的演出场地恢复演出,演出不受影响才能保证演员日常工资。70多名演员,上千件演出服装,几百只从大山里找出来的神鼓,全部在严格管控下。
虽然管理严苛,但罗罗拔四,还有演出队的队长、24岁的美丽的月培,都对杨老师佩服得五体投地。月培也是最早的演员之一,14岁被杨丽萍从建水的大山里带出来。她是在山寨跳丰收舞的时候被杨丽萍看中的,杨丽萍把她带到昆明,替她出中学的学费。10年来,她没有离开过杨丽萍的身边,直到和队里的彝族男演员结婚、生孩子后也没改变。杨老师养活我,还养我的孩子,现在我妈妈从老家到昆明来帮我,还等于是杨老师养活。在月培眼里,杨丽萍不是一个舞蹈团的负责人,更像一位母系族长。
10年中,这批最早的团员,唯一一次离开杨丽萍的,就是《云南映象》在2003年3月8日首演后的第二天。那是非典时期,允许上演一次,下面只有1名观众、3台摄像机。演出完,全体放假几个月,前途不明,可能就此别离了。大家去昆明饭店吃自助餐,一直没事人似的杨丽萍开始哽咽。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杨老师哭。罗罗拔四说,那次很多人就此失去了联系。那个年代没有手机,电话也不通。有些人住的地方,离开有电话的街子至少要翻三四座山,谁去通知你啊?他说,他自己也差点不想回来,家里有地,还有干不动活的父母亲,靠跳舞哪里能养活自己?可他想起杨老师赞美他的灵活,随便拿片树叶,都能把女人引到自己怀里,就不闹少数民族脾气了。他在2003年8月份归队。

杨丽萍与徒弟罗罗拔四

从《云南映象》开始,杨丽萍培养了一批少数民族原生态艺术家队伍,他们除了和杨丽萍一起演出,也通过各种比赛亮相全国,总是以极富特色,极其质朴的表演给人眼前一亮。日前,一位来自云南的杨丽萍弟子罗罗拔四在2012年中国红歌会全国百强争霸赛上,边唱边跳边吹奏的多才多艺,得到评委和观众的一致认可,首轮轻松晋级。罗罗拔四说,是杨丽萍鼓励他来参加红歌会,参加比赛就是要给观众带来最原汁原味的原生态表演。

杨丽萍夸我嗓子好得赛巫师

杨丽萍特立独行,永远削瘦的身材和长长的青发,以及浓郁民族风的着装,令鲜少亮相的她一出现就成为镜头捕捉的对象。而作为她的徒弟,在外形上也同样秉承着杨丽萍风格,人群中第一眼就会吸引你的目光。7月15日晚,中国红歌会全国百强争霸赛的第二场比赛,也是罗罗拔四的首次亮相。皮肤黝黑的他,长发及腰,一件皮毛的长款坎肩,仿佛是遥远的山里或是草原上走来的牧马人,立时让他脱颖而出。第一轮较量中,罗罗拔四清唱《丫口情歌》,边唱边跳,更随身带了多种乐器,不停吹奏。虽然彝族语言的演唱让大家现场听不懂歌词,但他嘹亮的嗓音和特色的表演,让阎肃、腾矢初、祖海三位评委极为欣赏,首轮即给出晋级通过。

40岁的罗罗拔四跟随杨丽萍已有10年时间,他是杨丽萍排演《云南映象》时招收的演员。嗓子亮出来,像是寨里的巫师杨丽萍曾这样赞美他,也从而让这位从小喜爱唱歌、跳舞和吹奏的农民变身为艺术家。在杨丽萍的《云南映象》和姐妹篇《云南的响声》中,罗罗拔四都是作为重要演员出演,尤其是《云南的响声》中,爱吹奏的罗罗拔四用树叶、麂子角、牛铃、芦笙等乐器演奏的风头,甚至盖过了杨丽萍。他说,作为杨丽萍文化传播公司的大家长,杨丽萍最叫人佩服的就是,她知道每个人的特点,而且会最大限度地让你得到发挥。一旦加入了杨丽萍的团队,她就永远对你不离不弃,想尽办法也要帮你。所以对于这位大家长,他是又怕又爱,怕自己的表现会辜负她的期望,对不起她的培养。

在红歌会的舞台上,罗罗拔四唱的是彝族歌,跳的是彝族舞,他说这些都来自生活,比如唱歌就是彝族人传情达意,跳舞模仿的是羊、鸡、蚂蚁等动物,他希望通过红歌会的舞台,能让全国观众看到来自彝族的原生态艺术。这是他的参赛目的,也是杨丽萍所期望的。

杨丽萍至少还能再跳十年二十年

杨丽萍打造的大型舞剧《孔雀集》9月就将开始全国巡演,有演出商打出这是杨丽萍收山之作的宣传语。罗罗拔四说,在云南那里,很多人都会跳舞,也有很多人都爱跳孔雀,但能跳得像杨丽萍那样的,确实再没有第二个。她是在用生命舞蹈,他猜不透她的舞为什么能有别人学不来的魂。所以,对于热爱舞蹈的人来说,不再跳舞会是一件特别痛苦的事。他也从未听杨丽萍说过要退休的事。

罗罗拔四告诉记者,在杨丽萍的团队里,她是所有女演员中最瘦的一位,但精力和体能却相当旺盛,就是小姑娘也比不过她。所以,杨丽萍再跳个十年、二十年是绝对没有问题的。罗罗拔四眼中的杨丽萍非常和蔼可亲,生活中很随和,也喜欢和大家一起开玩笑,总是要让气氛热烈起来。他说杨丽萍不喜欢乖乖仔,坐在那里闷不吭声的学生,搞艺术的就要思维活跃,敢想敢做,才能琢磨出东西。罗罗拔四透露,十年了,他只见过杨丽萍哭过一回,那就是《云南映象》花费很长时间刚刚排练完准备演出,却碰到非典,团队不得不解散,大家各自回家,杨丽萍怕今后再也聚不到一起,当场难过得和大家一起哭了。

如今,杨丽萍的舞剧《孔雀集》又要全国巡演了,今年的央视春晚上,杨丽萍跳的《雀之恋》就是《孔雀集》中的选段,惊艳全国观众。罗罗拔四透露,《雀之恋》只是其中一小部分,这部舞剧讲述的是孔雀的春夏秋冬,连他在里面也有跳孔雀群舞。真正的舞剧比春晚上演出的要精彩、好看得多,画面唯美,特别感动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